未分类

拼多多参战,互联网巨头打响支付战役

糊咖才是大IP的绝配

糊咖才是大IP的绝配,这也是为什么IP剧更容易零基础造星,因为对于还原幻想来说,“像”很多时候比“会演”更重要。

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双寡头格局会被打破吗?

在前几年这个问题可能很难回答,但目前来看,当前支付格局似乎很难不会被打破。

一方面,金融领域反垄断监管利剑高悬,数字货币开始推行;另一方面,拼多多、滴滴、美团等新兴互联网巨头,已经开始杀入支付战役。

尤其是拼多多,最近动作频频,即将到来的春节,或许会成为其逆袭的契机。

拼多多已在元旦跨年夜打响支付战役

2020年1月,拼多多通过收购付费通,获得支付牌照;

2020年9月,拼多多成为2021年央视春晚独家红包互动合作伙伴;

2020年12月初,拼多多开始测试“多多钱包”,彼时仅支持充值、提现等初始功能,支付和钱包业务尚不完善。

2020年12月31日,跨年夜当晚,拼多多联合湖南卫视推出跨年晚会,并送出100亿份红包、5000万份草莓车厘子鸡蛋、1万份YSL口红、1万份话费及iPad、汽车、酒店套房等超级大奖。

表面上是福利活动,背后却是拼多多正式对移动支付开战。

因为,用户摇到的100亿份红包,如果需要提现,则需要绑定银行卡,开通多多钱包。

截图来源:拼多多

新流财经体验发现,跨年夜,在拼多多个人主页上线了十分醒目的“多多钱包-立即开通”入口,点击开通会提示免费开通,由“中国人保财险保障资金安全”。

官方提示——多多钱包是拼多多官方推出的支付服务,账户余额可0手续费提现到银行卡,目前可提现至农行、建行、工行、邮储银行、招行等235家银行。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钱包余额提现均需要手续费——其中,微信支付的要求是:单个身份证享有1000元免费提现额度,超出额度后,提现手续费率是0.1%,最低0.1元/笔;支付宝要求同一身份证下多个支付宝实名账户终身享2万元基础免费额度,超过额度后和微信支付一样,按0.1%收取服务费,最低0.1元/笔。

从提现手续费而言,拼多多目前0手续费完胜。

有趣的是,多多钱包功能刚上线,拼多多配合了许多活动鼓励用户绑卡,使用多对支付。

除了上述跨年夜的100亿份红包,还有在拼多多购物,使用多多支付,可享受支付随机立减或返现,最高100元等专属优惠活动(即将全面推出)。此处的支付返现,也会返到用户多多钱包中。

如果是新开通多多钱包的用户,还有绑卡“首单立减”活动,也就是绑卡后,使用多多钱包支付购买的第一单商品,支付时会直接扣减相应的金额。

拼多多向用户展示了一系列银行的优惠活动,比如平安银行储蓄卡首次添加立减8元,工商银行储蓄卡首单立减5元,工商银行信用卡首单立减8元,建设银行储蓄卡首单立减8元等。

新流财经从开通多多钱包、绑卡,再到到购物、支付环节,作为用户,整体感受流畅。

我们无从得知有多少用户在“跨年夜”当晚参与了拼多多摇红包的游戏,又有多少用户开通了多多钱包,毕竟,暗自发力支付的拼多多对这块业务颇显低调。

不过,从拼多多的活跃用户规模,以及湖南卫视的“跨年夜”晚会收视率来看,开通多度钱包的用户或许不在少数。

财报显示,拼多多在2020年三季度,年活跃用户数已达7.31亿,这是什么水平呢?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阿里的年度活跃用户总数是7.57亿,也就是说,拼多多和阿里的年度活跃用户数只差了2600万,要知道在2019年的三季度末,拼多多和阿里之年度活跃用户数海差了1.57亿,两家分别是5.36亿、6.93亿。

再来看跨年夜湖南卫视的收视率,据中国视听大数据显示,当晚湖南卫视跨年晚会获得省级卫视冠军宝座,收视率1.52%,份额6.79%。

拼多多在跨年夜当晚与湖南卫视合作,配合摇红包的游戏,极大可能已经吸引了千万用户开通多多钱包。这似乎有一丝丝2014年春节“微信红包大战”的影子。

诚然,我们也很难判断,拼多多是否是想通过湖南卫视跨年夜活动,测试用户对摇红包活动的参与度以及开通多多钱包的转化效果,以备在一个多月以后的2021年的央视春晚活动上,再现“红包大战”的奇迹。

值得一提的是,拼多多跨年夜的活动,还有一个小细节——

该活动引导用户“和朋友面对面摇手机红包”,这既契合了拼多多“拼”的特质,又是拉新用户的一套激励法则,实在是高明!

美团、滴滴也在暗自发力

如果拼多多是依托红包进入支付战场,美团和滴滴则玩得是另一套游戏——从生态场景入手。

美团金融在2020年动作频频,最无敌的是上线“月付”功能,类似“花呗”,可以延期还款、分期还款。站在消费金融的角度来看,这是一款信用支付产品,美团可以根据用户的还款表现延伸其他消费分期服务,实际上,后来美团也确实上线了医美分期服务。

但是站在支付角度来看“美团月付”,大部分分析认为,美团是希望借助信用支付手段降低支付门槛,吸引更多用户通过“月付”,直接走美团支付通道,以此加入支付战役,与支付宝开战。

本身美团的生态足够丰富,用户规模足够庞大,2020年三季度美团年度活跃商户数增长至650万,年度交易用户数达4.8亿,2020年三季度,美团外卖订单量同比增长30%至32亿单,外卖订单交易总额(GTV)同比增长36%至1522亿元。

试想一下,假使美团能将一半的外卖订单交易转化到美团支付,光是外卖订单上,一个季度就能节省近8千万的支付通道费。(假使第三方支付通道费率按较低的千1来计算)

我们再来看滴滴支付,虽然相较于美团支付略显低调,这主要在于滴滴的场景较为局限,出行场景为主,但滴滴支付仍然在暗自发力。

2017年,滴滴花费3亿收购一九付,间接获得支付牌照;

2018年下半年,滴滴上线自有支付——滴滴支付,并小范围试用了“信用付”功能;

2019年开始,滴滴频频推出绑卡支付减免打车费、开通滴滴支付一分钱骑一周青桔单车等活动,鼓励用户使用滴滴支付;

2020年,滴滴推出“花小猪”打车APP,该APP中上线了支付产品“花小猪付”,实则也是滴滴支付,滴滴通过一个新的打车产品,既抓住了下沉客户,还加强了滴滴支付的渗透率。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0年年末,滴滴推出了一项“月付”服务,这是与“美团月付”类似的信用支付产品,但仅限在滴滴出行场景使用,其新上线的社区团购“橙心优选”尚不能使用。

不管是拼多多、美团,还是滴滴,它们开通自己的支付服务,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自身生态场景交易需要,美团和拼多多都曾陷“二清”风波,也就是无证经营支付业务。

当下,新兴的互联网巨头手握支付牌照,建设自身支付体系,除了免去合规风险,还有很大一方面在于节省支付通道成本。

此前新流财经在相关文章中分析拼多多为什么要做金融时曾做过一个假设,像拼多多这样日订单量过亿的超级大平台,姑且按照支付市场最低千1的通道费标准来谈,那么,过去一年的时间,拼多多也需要支出大约15亿元支付通道费。

最后,支付本身也是分析平台用户画像,以及为用户引导其他产品的很好环节,有了支付,再延伸消费金融以及保险、理财等金融服务,均是顺理成章的事。

新兴的互联网巨头,可能并不会很快掀翻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维系了近6年的双寡头格局,但是他们逐渐夯实了自身生态中的支付系统“护城河”,将支付宝、微信支付霸占了90%以上的市场规模打乱也不无可能。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上述列举的拼多多、美团、滴滴,快手、字节跳动、携程等互联网巨头也已经拿下支付牌照,并在支付业务上步履不停。

一向与金融业务不太沾边的“b站”近日拿下了“bilibilipay.com”、“bilibilipay.cn”等域名的备案,并在招聘“高级/资深支付开发工程师”职位,很难说未来不会切入支付服务。

“金融反垄断”这个词在2020年年末被高频提起,就在日前央行召开的2021年工作会议中,在持续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环节提到一点“强化支付领域监管”。

在2020年8月,路透社曾报道,中国监管机构正在考虑对支付宝、微信支付进行反垄断调查。

因此,不管是从政策因素,还是市场竞争来看,如果有一天,支付宝、微信支付的双寡头格局被改写,世人也不会感觉意外。

【本文作者小慧吖,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新流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小米该上车了

小米该上车了,盖房子的要去造车,做空调的要去造车,卖酒的要去造车,就连电子产品代工厂也要去造车。总之,人人都想在汽车领域发挥点能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