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比iPhone贵还断货,谁在买AirPods Max?

2020 年的最后一个月,苹果的“便秘式”创新终于迎来尾声。头戴式耳机 AirPods Max 悄悄上线苹果官网,售价 4399 元人民币(549 美元)。

AirPods Max 的槽点太显著了。首先,是它的售价。这款耳机的价钱不仅高于现在市面上险些所有老牌音响制造商的最新产物,甚至高于苹果今年的新手机 iPhone SE(官网售价 3299 元)。

其次,是它的名字。直到苹果上线产物前的最后一刻,包罗 Macrumors、Appleinsider、TechCrunch 等在内的主流科技媒体仍然团体称谓它为 AirPods Studio。然则苹果却并没有为自己的首款头戴式耳机取一个新名字,而是沿袭了 iPhone 产物线的叫法,仅仅称之为 Max。

AirPods Max 的面世再次激起了互联网梗文化兴趣者们的狂欢,就像 2016 年 AirPods 初代刚刚公布时那样。

“对不起,我听不见你语言哦。我的 AirPods Max 会自动屏障穷人的声音。”

被你用来毗邻 AirPods Max 的 iPhone 6:我真的以为我不配呆在这里。

这个才是 AirPods Max 的原型吧

戴上 AirPods Max,享用一晚好眠。

然则,玩笑归玩笑,AirPods Max 似乎照样求过于供。12 月 9 日早晨,在苹果官网预定该耳机,会被提醒“预计发货日期 12-14 周”。停止发文前,守候期已经逐渐缩短为“5-6 周”,但这仍然说明苹果的供应暂时跟不上需求。

之所以造成这种局势,可能也不完全是由于 AirPods Max 太受欢迎。考虑到高端头戴式耳机毕竟是小众兴趣,苹果自己备货量少也许是更直接的缘故原由。

AirPods Max 在更早前就曾传出过产能问题。今年 10 月彭博社报道称,AirPods Studio(即 AirPods Max)在已往两年里频频遭遇种种问题,包罗“头带过紧需要调整设计”、“触控键太大需要缩小”等等,导致生产延误和功效缩水。

到底谁会用头戴式耳机?

苹果没有如约为初代头戴式耳机命名为 AirPods Studio,而是称其为 AirPods Max,这简直就像初代无线耳机 AirPods 不叫 AirPods,而叫 EarPods Wireless 一样,这自己已经能说明一点问题——头戴式耳机并不被视为一条新的产物线,而只是 AirPods 的升级款。

苹果的官方宣传文案也可见眉目:“AirPods Max,以精彩的头戴式包耳设计展现 AirPods 的巧妙体验”。

2020年一季度全球智能音频装备出货量(单元:百万)

头戴式耳机异常有限的市场也决议了苹果不能能把它看成一条自力的产物线去生长。2020 年一季度,全球出货了近 4400 万部真无线耳机(TWS),其次是无线蓝牙耳机(Wireless Earphones),出货量达 2000 万部。相比之下,头戴式无线耳机(Wireless Headphones)只有约 1210 万部,是真无线耳机的 1/4。

头戴式无线耳机的市场太小,而 AirPods 又过于乐成,因此将 AirPods Max 界说为该产物线的升级款似乎是最合理的选择。2020 年一季度,苹果卖出了 1810 万部 AirPods,市占率达 41.4%,其出货总量跨越三星、Redmi、QCY、华为四家之和。

“苹果应该是把整个无线耳机看成一条产物线来看,不外 AirPods Max 更倾向于一个细分专业市场,就像 iPhone Max 一样。”科技互联网谈论人邻章以为。

之所以说这是一个细分市场,是由于对于通俗消费者来说,头戴式耳机适用的场景照样太有限了。不论是在运动中照样通勤中,轻巧的 AirPods 显然都是更好的选择。除非你对音质有异常高要求,或历久身处嘈杂环境,或兴趣电竞,否则确实没必要让脖子负担一对大耳机的压力。而且,面临一样平常的降噪需求,AirPods Pro 也完全可以知足。

“就现在来说,我小我私家是没有多大的购买欲的。一是由于价钱相对而言太贵,二是由于相对于 AirPods 这种险些无感的便携装备,Max 过于累赘,不太适合更大范围内的携带。”邻章说。邻章本人曾是 AirPods 的忠实用户,但自从有了自己的车之后,他用 AirPods 的时间也被车载音响挤压了。

另一个不能忽略的问题是,只管许多头戴式耳机品牌都致力于让它成为一件“时尚单品”,但对于许多人来讲,戴着一对大耳机在户外行走照样会有难以平复的羞耻感。

战胜羞耻感是全体蓝牙耳机自降生以来的奋斗目标。2007 年,配合着初代 iPhone,苹果曾经公布过一个叫 Apple iPhone bluetooth headset (苹果 iPhone 蓝牙耳机)的产物。它不管是在销量上照样在苹果产物史上都毫无存在感。对于那时的大多数人来说,戴着蓝牙耳机真的太像司机或者特工了。

《连线杂志》2009 年还撰文讥讽:“也许你小时候看多了机械战警,以为用电子器件装饰自己是很酷的做法。我们想强调一点:一只耳朵戴着个蓝牙耳机走来走去是很蠢的行为。没有破例。”

由于第一次试水太过失败,苹果隔了快要十年才推出第二款蓝牙耳机 AirPods。苹果的设计团队特意将它打造成看起来像被剪断了耳机线的 EarPods 的样子,用意就是将用户的羞耻感降到最小。

随着 AirPods 的热卖和华为、小米、三星、OV 等一众手机厂商的加入,现在佩带真无线耳机的羞耻感已经荡然无存。但对于天生形状显眼的头戴式耳机来说,现在看来似乎还没有稀奇好的方案。

AirPods Max 值得买吗?

外洋权威消费电子产物购物指南 What Hi-Fi? 将索尼 WH-1000XM4 评为 “2020 年最好的头戴式耳机”。这款耳机现在在亚马逊的售价是 278 美元。排名第二的 AKG K72,售价 47 美元。排名第三的 Sennheiser Momentum Wireless 售价 399 美元。

售价 549 美元的 AirPods Max 不仅仅是比它们三个贵,它比这个榜单上的所有产物都贵——除了看起来只有碧昂斯才用得起的售价 4000 美元的超奢华耳机 Focal Stellia。

AirPods Max 到底为什么这么贵?《科氪》主理人王炫翔判断,苹果这款耳机的用料成本应该更高。“现在大多数头戴式耳机的外壳材质是塑料。”但 AirPods Max 用的是不锈钢框架+阳极氧化铝金属耳罩。

另外,AirPods Max 每个耳垫都搭载了苹果设计的 H1 芯片。H1 芯片拥有 10 个音频焦点,每秒能举行 90 亿次运算。据苹果先容,它能使盘算音频实现自适应平衡、自动降噪、通透模式和空间音频等聆听体验。

但值得一提的是,苹果并没有犹如可靠的泄密者 Jon Prosser 所展望的那样,为 AirPods Max 用上 U1 芯片。9 月,Jon Prosser 曾展望苹果会在 Apple Watch Series 6,HomePod mini 和 AirPods Max 中用上 U1 芯片。只管前两者他猜对了,但 AirPods Max 却未能如他所愿。

U1 芯片可实现超宽带(UWB)无线电的正确定位。简朴来说,启用 UWB 的装备可以检测到其相对于统一空间中其他装备的确切位置,好比让 iPhone 用户可以不把手机掏出来就自动解锁车门。

当我们疑惑苹果为什么要艰苦去挤入云云小的一个市场时,也许爽约了的 U1 芯片可以给你谜底。或者,用曾在硅谷红极一时的耳机制造商多普勒实验室创始人的话来说:“下一代前沿的盘算机平台将出现在我们的耳朵上。”

同为可靠泄密者的彭博社记者马克·古尔曼( Mark Gurman)在 Twitter 上写道:“苹果原本对 AirPods Max 有一个加倍雄心壮志的设计。但为了让该产物在 2021 年之前准备就绪,开发团队不得不削减了某些功效,而 U1 芯片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看起来我们似乎又回到了那场老生常谈的博弈之中。苹果若何平衡研发团队和市场团队之间的冲突,曾是乔布斯时代被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但谁人时代显然跟原本应该出现在 AirPods Max 里的 U1 芯片一样消逝了。

【本文作者王毓婵,由投资界合作伙伴36氪授权公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小我私家观点,不代表投资界态度。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置。】